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杜晓山P2P行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8:45 阅读: 来源: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杜晓山:P2P行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尽管距今年年初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发起签署《个人对个人(P2P)小额信贷信息咨询服务机构行业自律公约》(以下简称“自律公约”)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但是在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眼里,P2P行业在恪守自律和寻求监管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拒绝非法吸储  对这一问题的最好解决方案是有一个托管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对此负责  半年来,签署了自律公约小额信贷联盟会员机构已经从开始的16家增至20余家,签约单位也从开始的34家增至40余家。但相较于公约签署之前的会员单位数量而言,已经有一些P2P公司因没有签署公约而不再是会员身份。更具体而言,是因为无法满足小额信贷联盟关于P2P行业的债券转让和非法吸储的严格界定。  “虽然在自律公约及其细则中并未对什么是非法吸储以及转债权和非法吸储之间有无必然联系进行详细界定,但这个问题的本身也是争论较大的。这个问题不解决,P2P行业在中国没有生存的余地。”杜晓山在接受《农村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曾在今年4月召开了一个法律问题座谈会,规定了对这一问题的界定是,投资人和借款人的资金,不能进入到公司或与之相关的自然人可以控制的账户。”  他表示,小额信贷联盟对其它几家会员机构进行了警示,如果其无法对上述行为作出整改,将被联盟从P2P会员机构名单中除名。  在他看来,对这一问题的最好解决方案是有一个托管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对此负责,P2P公司提供出相应的真实信息和合规证明后,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再根据借贷交易双方发出的指令,对资金在借款人和投资人的账户间进行调动,同时付给P2P公司相应的手续费。  但是,目前能够做到如此规范的P2P机构只是少量。小额信贷联盟希望能在签署了自律公约的机构中解决这个问题,并已委托P2P自律工作执行小组具体负责。然而,现在面临的主要困难是少有银行或者第三方支付机构为P2P提供专门的服务,而愿意提供服务的机构收取的服务费偏高。  据杜晓山透露,小额信贷联盟现在正在寻求能否以团购的方式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协商议价,降低成本。  信息公开透明  公约签署每季度必须提交业务报告,并必须接入上海资信建立的NFCS系统  除了对非法集资问题的严苛限定,自律公约中另外一项重要的规定是要求所有签署单位每季度提交经由外部审核通过的业务报告。  “现在约有一半的机构提交了数据。”杜晓山说,“但是提交上来的数据存在着一个问题:数据的确是经过审计的,但是我们审核时发现,数据和自律公约及细则规定的数目范围不完全匹配。”为了修正这一问题,小额信贷联盟按照公约的要求范围重新设定了审计模板,并已下发各签署单位,要求下次上报数据时务必遵循。  在自律公约签署之初,小额信贷联盟曾表示已经和央行征信中心以及上海资信达成共识,由上海资信建立起专门针对P2P联盟内部的征信系统和信息管理系统,并将于适当时机接入央行征信中心。  目前,这一名为“网络金融信息共享系统(NFCS)”的系统已经如期推出,主要任务为实现网贷企业之间的信息共享和尝试整合记录借款人线上线下融资的完整债务历史等,并已与30多家P2P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其中包括了签署自律公约的20余家机构。  杜晓山表示,目前自律公约签署单位还没有全部接入的原因一是有些机构不愿意透露自己的信息,二是有些机构认为接入的人工、资金等成本较高。他同时表示,自律公约签署单位必须接入,并在制度上不排斥他们同时接入其它征信系统。  呼吁监管发力  应尽快出台暂行管理条例,明确监管部门,明确监管的基本要求  P2P行业应有监管部门的呼声一直很高,但目前却没有一个监管部门愿意主动承担起这一职责。杜晓山判断,除非国务院领导要求监管部门进行监管,否则出于P2P行业本身的风险问题考虑和受限于部门的人手和技术手段等原因,将不会主动进行监管。  杜晓山对此认为,至少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工商总局等部门应该介入监管,因为资金往来是银监会的监管范围,发债和转债权是证监会的监管范围;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在美国,P2P行业被认定为债券业务,监管部门是证监会,欧洲有的国家则是银监部门在管理。  他还认为,温州金改中的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对登记入内的P2P行业的管理,可以从交易活动的数据中知道实际民间借贷的资金成本或借贷成本,流向和活跃程度,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我认为,应尽快出台暂行管理条例,明确监管部门,明确监管的基本要求,至少要明确指出哪几条‘红线’是不能逾越的。具体而言,如结算和支付账户分离,严禁非法吸储和高利贷行为,规定注册资本金底限以防控风险等。”杜晓山在接受采访时反复表示,“谁监管?或是几家监管谁牵头?怎么监管?这些问题,早就应该做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