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多名金融人士卷入债市稽查风暴诉讼曝捞金路线

发布时间:2020-03-26 14:37:51 阅读: 来源: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新京报讯 债市稽查风暴近日全面爆发,不断有涉案人士浮出水面。继万家基金邹昱、中信证券杨辉被曝遭调查后,昨日又一名债券基金经理卷入债市黑金风波。易方达昨日承认,该公司旗下债券基金马喜德因其个人行为被公诉,目前处于取保候审的阶段。

此外,昨日前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也被曝正在接受调查。西南证券内部人士昨日向新京报透露,薛晨已于2012年7月离职,离职是因为“个人原因”。

诉讼案暴露债市黑幕

昨日,《三湘都市报》的报道称,易方达债券基金经理马喜德今年3月在宁乡法院被起诉,所涉案件类似近日爆发的债市黑金事件。

《三湘都市报》引述法院庭审情况称,马喜德在7年前一次债券远期交易培训中认识了长沙人蔡国辉,随后两人利用债券交易规则的空子,通过银行间债市来赚钱。

蔡国辉成立了长沙摩根公司获取银行间债市的丙类账户资格,马喜德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和专业知识,负责债券交易的指导,包括券种的选择、买卖时间,在长沙的其他人则听从其意见落实具体交易。对于利润分成,马喜德约占五成,其他人共占五成。

公诉机关称,从2008年3月到12月期间,马喜德、蔡国辉等人故意串通、互相配合,多次利用银行、任职公司的35亿资金购买债券,然后再安排摩根公司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获利4900万元。

从公诉机关描述看,这其中有代持的痕迹,也有早先一级半市场倒卖债券的模式。

易方达称马喜德已被停职

据了解,马喜德2008年加入易方达,在加入易方达之前在工商银行总行工作,公诉机关指控其将原本属于银行和易方达的债券利益输送给长沙摩根公司。

这也意味着,马喜德的这一行为,从工商银行时代延续到了易方达工作期间。

对此,易方达基金昨日回应称,马喜德因其个人行为已被公诉并经法院开庭审理,处于取保候审阶段。截至目前,易方达未接到相关部门对马喜德问题的任何法律文件或通知。易方达也称,该公司的经营和基金投资运作正常进行。

而马喜德目前已被停职,其基金职务也从今日(20日)开始由其他经理代管。

前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遭调查

此外,昨日,前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也被曝正在接受调查。

财新传媒(微博)报道称,薛晨是2011年中被调查的,涉及债券市场的违规行为。

“薛晨是2009年来西南证券的,来西南证券前他在国海证券任职。2012年7月从西南证券离职,离职的理由是个人原因,后来内部传言他被调查,但薛晨被调查并没有惊动公司及公司高层,没有人来找我们了解情况。”西南证券一位高管对新京报说。

该高管称,债市违规是行业性问题,是在行业中普遍存在的系统性风险。

西南证券相关负责人也确认薛晨已经不是西南证券的员工了,“其他具体情况我们还要核实掌握,现在没有什么能说的了。”该负责人说。

- 背景

稽查风暴始于万家基金

据了解,银行间债券市场稽查风暴始于万家基金邹昱和中信证券杨辉。

今年4月初,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邹昱因涉嫌“养券”被央行证监会等监管机构调查。

万家基金之后向新京报表示,邹昱的调查与公司无关,与公司其他人员亦无关。目前没有针对公司和公司其他员工的与此事件相关的调查。

4月17日,又有媒体报道,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经理杨辉被带走调查。随后中信证券向新京报确认了这一消息。中信证券称,杨辉因个人原因接受相关调查,未涉及公司,对具体情况不了解。

目前尚没有确切消息披露杨辉被调查的原因,但市场人士猜测,杨辉本身做债券交易,被调查很可能涉及利益输送。

此外,据证券时报网消息,4月17日下午,齐鲁银行金融部徐大祝也被公安调查拘留。据了解,徐大祝也是债券市场中一位资深的大佬级别人物。(李蕾)

目前部分被调查者情况

2012年底,前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被带走调查。

西南证券称,薛晨已经不是西南证券的员工了,其他具体情况还在核实中。

今年3月,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杨辉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

中信证券称,杨辉系因个人原因接受相关调查,未涉及公司,对具体情况不了解。

今年4月初,万家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邹昱因涉嫌“养券”被央行、证监会等监管机构调查。

万家基金称,邹昱的调查与公司无关,与公司其他人员亦无关。目前没有针对公司和公司其他员工的与此事件相关的调查。

今年4月17日,齐鲁银行金融部固定收益元老级人物徐大祝被调查拘留。

据证券时报网报道,这一消息得到齐鲁银行内部人士确认。

- 高层表态

证监会:密切关注债市违规案

中国证监会昨日表示,目前正对万家基金管理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邹昱涉嫌违规等问题给予密切关注,下一步专项核查中将重点关注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基金公司内部治理建设等内容。

这也是证监会首次对这一事态做出表态。

此前市传证监会联合央行等对债市黑幕进行调查,但从邹昱和马喜德的案例看,实际介入的机构是公安机关,证监会并未参与其中。

基金固定收益部门的管理人士目前亦人心惶惶,因债券代持这种一对一的交易在债券基金运作中并不少见,其中出现利益输送这样的债市老鼠仓行为也极为隐蔽。

一名业内人士指出,代持是相当于将债券过户之后获得融资,口头约定购回的时间和利率;在交易双方一对一的约定过程中,存在利益输送的空间。一般管理严格的基金公司也只能通过监控最终成交的价格来监测是否有异常。

而债券基金在提高杠杆率、应付流动性需求等方面市场会使用到比质押式回购更灵活的代持模式。在银行间债市,这种一对一的交易规模很大。

前述业内人士称,这种市场自发的交易方式本身并不存在是否违规的问题,目前案发被查的债券投资人,也多是以职务侵占、受贿等罪名被查。而代持这种交易方式需要监管以及更透明,但这种交易方式本身仍有活力。

新京报记者 吴敏

- 市场反应

银行间债市卖盘明显大增

本周,受“万家”和“中信”事件持续发酵影响,银行间债券市场在基金、券商及银行各类机构的抛压下,收益率大幅度回升,流动性较好的中票品种率先承压;交易所市场更是呈现半年来少见的全面暴跌局面,不少低评级个券收益率显著攀升10BP(基点)-20BP以上。

业界普遍判断,本次债市灰色利益链彻查事件的爆发,可能会增强机构降杠杆的动机,并导致风险较大的低评级信用产品抛压加重。

中债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8日收盘,银行间债券市场卖盘明显增多,利率产品和信用产品收益率大幅上行。其中,信用产品整体上行态势迅猛。

“本周三,国内债市在海外市场情绪恢复平稳后马上进入全面回调,连日来国内债券投资机构的监管升级行动,也使得信用债投资机构更趋谨慎。目前,银行间中长久期的中票企业债抛压加重,收益率明显上行,包括之前一直表现强势的高等级AAA中票。”一位商行交易员告诉记者,“交易所的公司债和城投债几乎全面调整,城投收益率普遍上行1BP-6BP。相较之下,短融交投相对活跃,短久期的防御品种是市场热点。”

据记者了解,本次高层彻查银行间市场违规交易的风暴才刚刚开始,而这已让机构成为惊弓之鸟。

预防白癜风都有哪几种方法

郑州医院专家为您介绍前列腺增生的晚期症状有哪些

保定男性初期白癜风症状有哪些

如何预防湿疹发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