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能源结构或现拐点将形成现代能源市场体系

发布时间:2020-02-19 07:16:24 阅读: 来源: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公布了《关于印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通知》,根据通知,到2020年,中国将基本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能源市场体系。

这不仅为11月12日签署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提供了可供执行的纲领,也对12月即将在秘鲁首都利马召开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COP20)表现出中国的诚意。

行动计划关于优化能源结构的第一条就是降低煤炭消费比重。行动计划削减京津冀鲁、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区域的煤炭消费总量。到2020年,京津冀鲁四省市煤炭消费比2012年净削减1亿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煤炭消费总量实现负增长。同时,控制重点用煤领域的煤炭消费,到2017年基本完成重点地区燃煤锅炉、工业窑炉等天然气替代改造任务。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

控制生产总量、淘汰落后产能、调整产业结构、实现清洁利用……这对煤炭企业来说都不轻松。

中煤集团在这种形势下考虑战略调整。据中煤能源集团总经理助理徐耀武介绍,中煤集团这几年重点发展了煤化工,开发了一些煤化工项目的就地转化。煤炭企业的优势是资源比较充沛,而且价格、成本有一定优势,但技术的不足和管理经验的欠缺让煤炭企业的战略转型显得不那么容易。

徐耀武表示,煤炭的开采、洗选、运输、加工的各环节,每一个环节都有继续发展和创新的空间。煤炭的开采因为地理条件不同而异;洗选过程中可以去除大部分的灰分和硫分,在这个环节治理代价是最低的、效率是最高的;而在在运输环节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首先是如何在运输过程中实现粉尘控制,其次是怎样缩短运输距离、减少能量损失。

目前,中国已经具备了使发电燃煤效率达到48%的技术,发电煤耗256克每千瓦时,这是目前世界的最高水平。同时,脱硫、脱硝、除尘和减排技术,中国也在推进。

与此同时,潜力巨大的新能源发展却并没有比想象中快。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增长市场。过去10年,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已经降低了70%以上。根据行动规划,到202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15%,常规水电装机达到3.5亿千瓦左右,风电装机达到2亿千瓦,光伏装机达到1亿千瓦左右,风电、光伏发电与电网销售电价相当,地热能利用规模达到5000万吨标准煤。“中国正处于世界发展的中心,中国的能源利用规模在未来将影响全球的趋势。”GE发电与水处理业务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斯蒂夫·伯兹 (Steve Bolze)11月18日在“能源的未来”论坛上表示。

斯蒂夫认为,54%以上的能源在未来二十年将会集中发展,集中式发电将会占据60%以上的市场。就能源发展速度而言,新兴市场国家比发达国家的速度要高出四倍,中国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我负责GE的水处理和能源业务,我们的发展将主要是在美国之外。目前,全球已经有九万亿美元投资在能源的基础设施方面,30%的投入发生在中国。”

“中国将是全球最大的发电市场,在未来10年至15年,世界上30%的新能源都将产自中国。未来10年,中国新能源将会有1000G瓦的发电量,相当于美国整个电网发电量的总和,所以,中国肯定是领先的。”斯蒂夫说。

在中国科技部新能源国际合作办公室副主任赵刚看来,到2030年,如果中国有50%的能源消费来自于新能源当然最好,但中国正在发展、工业化还没有完成,产业结构还在进行艰难的调整,城镇化刚刚要大规模地起步。如果传统的能源比重降到很低的话,对于经济发展、就业以及地方政府都会带来很多挑战。“我们的决心是很大的,包括各种能源的消费和减排,都是强约束的。通过技术创新,现在有60多个城市引入了示范新能源汽车,LED照明、光伏发电,这都是落实清洁能源应用的非常好的措施。”赵刚说。

大量投资新能源的企业在能源利用的拐点到来之前,有着自己的困惑。

国电集团过去几年在新能源领域投资很大,尤其是在风电项目上倾注颇多。到目前为止,国电集团风电总装机容量达到了1785万千瓦,占国电1.2亿总装机量的15%,占中国风力发电装机量的20%以上。“我们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运营商,”国电集团副总经理高嵩表示,“下一步需要注意的包括:注重风电专业能力的提升;适当地向上游延伸,在风电专业技术和风电装备上投入一定的力量进行研发;在投资安排上,未来继续加大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

高嵩表示,未来可再生能源的关注点有很多,最重要的是在产业政策上需要继续得到支持,并且政策要有连续性,特别需要合理的电价。风电电价现在比煤电稍高,但煤电有污染,环保部门应该对风电给予支持。当然,企业也需要加强自身的建设,加大技术研发力度,提高可再生能源研发水平,保证足够吸纳可再生能源的能力,降低发电成本。

企业关注电价,认为这正是市场化面临的最迫切考验。国务院研究室综合研究司副司长范必认为,能源价格是所有的价格里受到政府管制最严格的一部分,包括气价、电价、热价。在这种价格的体制下,新能源面临制约。不过,要看到价改已经开始试点,最近,深圳市将开展输配电价的改革,首个监管周期将从2015年1月1日开始,至2017年结束。在这个阶段,核算多少的输配电价是合适的,确定电网和输电的企业应该拿到什么样的价格,为下一步输配分开、开放电力市场做准备。“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要调整政府的管制,允许市场里有更多的、相对独立的市场主体。将来一旦放开电力市场,有相当数量的市场主体,才能真正形成一个市场的氛围。”范必表示。“清洁能源的发展靠的不是呼吁,靠的是经济性的提高。大家不会因为政府呼吁这个事好就要发展,而是要思考各种能源在竞争中如何胜出。”国家能源局油气司副司长杨雷表示,“技术的力量不容忽视,十几年前小型燃机是很贵的,现在很便宜,而且能效可以提高50%。这些技术的发展,需要政策的支持。目前,国家能源局已经发文支持分布式能源,建设示范工程,给予税收、政策的支持,甚至地方政府还给补贴。”

试压机公司

阀门、仪表、传感器试验机

济南试压机公司

制冷效率试验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