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级话语权须用好人民币国际化良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2:59 阅读: 来源:锐钛型钛白粉厂家

评级话语权:须用好人民币国际化良机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标准普尔等评级机构频繁下调诸多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在给全球经济复苏蒙上一层阴影的同时,也对国际金融市场造成了极大冲击。例如9月30日,惠誉和标准普尔同时下调新西兰的主权信用等级,引发新西兰国债利率大涨,投资者大量抛售新西兰债券。在此之前,8月5日,标准普尔将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AA下调至AA+,造成亚太、北美股市大幅下跌,石油、有色金属等大宗资源类产品价格下滑,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锌、锡等商品跌幅甚至超过6%;8月24日穆迪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主权信用评级从Aa2下调到了Aa3,当天东京股市日均股指收盘时下跌93.40点,跌幅为1.07%。那么,什么是主权信用评级,为什么评级机构下调主权信用评级能对国际金融市场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从来不是“守夜人”  主权信用评级通常涉及评级机构、主权债券发行者和投资者三方关系,是指评级机构对主权债券发行者(通常是主权国家)偿还债券的能力和意愿进行评估得到的预测性指标,评估结果表明国家作为债务人还款的可能性。而评级机构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社会中介组织,是沟通债券发行者和投资者的桥梁,在信用评级中居于核心地位。信用评级的作用在于减少信息不对称,揭示信用风险,为投资者决策提供参考信息,为债券发行方降低筹资成本,为监管部门提供参考信息,进而引导生产要素合理流动,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在美国,标准普尔、穆迪、惠誉三大评级机构垄断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2009年发布的《国家认可的统计评级机构年度报告》,三大评级机构发布的主权债券评级约占所有未到期信用评级的97%。  主权信用评级本应揭示各国政府违约风险的高低,但长期以来,评级机构不但没有起到国际金融市场“守夜人”的作用,反而沦落为国际投行和游资从事掠夺性金融投机活动的“急先锋”。如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2000年土耳其金融危机和2007年次贷危机,三大评级机构均未能发出任何警告,直至危机爆发才慌忙应对,但又降级过度,加剧了市场恐慌。国际投行和游资则从市场沽空中获得巨额利润,成了市场剧烈波动中的极少数赢家。究其原因,主要有三方面因素导致评级机构在历次金融危机中甘当国际投行的“马前卒”。一是评级机构的公司股权结构受制于国际投行。根据纳斯达克网站披露的信息,作为上市公司穆迪的股东有花旗、巴克莱银行、美国银行、JP摩根、高盛和美林等华尔街大型投行,其中摩根士丹利位列第六大股东。二是评级机构的绝大部分盈利来自于国际投行做市的投机所得,追求高额利润的商业目的与评级活动的独立性、公正性构成了利益冲突。据美国参议院永久调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显示,三大评级机构2002年~2007年的平均利润率为53%,远远高于同期埃克森?美孚17%和微软36%的盈利水平,而正是在这短短6年间,评级机构的利润总和从30亿美元迅速膨胀到60亿美元,其中90%来自于发行方支付的评级费用。三是评级机构进行主权信用评级时依据的标准和价值观念都从美国的国家利益和视角出发。2003年,由于德国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动武,标准普尔于是连续下调德国企业评级水平,相关企业股票出现暴跌,而同时澳大利亚支持美国对伊拉克开战,标准普尔上调了澳大利亚的外汇债务评级。  曾人为压低中国主权及企业的信用评级  主权信用评级对一国金融体系安全可以从两个方面体现出来。一是通过主权信用评级影响国债交易价格、信贷市场利率和国家汇率,并进而导致一国金融体系的内部运行机制产生波动、危机甚至颠覆。二是通过主权信用评级对各类金融主体的影响,如银行、证券、保险、信托、担保、基金以及其他各类非银行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是靠自身信用吸引资金并对资金进行有效管理而生存的,对金融机构的信用评级状况更是关系到一国金融资本的稳定和金融体系的安危。三大评级机构通过调低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和企业信用评级,使国际金融资本在中国获取了巨额利益。例如,2003年底,正值我国银行业谋求海外上市之际,标准普尔宣布维持其10年来对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的BBB级,即“适宜投资”的最低限,还将中国13家商业银行的信用级别均评为不具备投资价值的“垃圾等级”;同时美国评级机构又高调肯定境外投资者参股中国银行,使其在与中国商业银行谈判时压低价格,为国际垄断资本攫取我国国有资产大开方便之门。世界银行在2007年5月30日公布的《中国经济季报》中明确指出:中国银行股被贱卖,问题并不在IPO环节,而是出在此前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定价上。较低的入股价格使得境外战略投资者们在中国金融股身上享受着暴利。  此外,三大评级机构谋求控股中国评级机构,中国主权信用面临被外国评级机构控制话语权的风险。我国的信用评级机构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当时仅对所在地区的企业债券进行评级。自2005年人民银行推动短期融资市场建设,逐渐形成了中诚信、联合资信、上海新世纪、上海远东资信和大公国际5家全国性的评级机构。2006年4月,穆迪收购中诚信49%的股份,并约定7年之后持股51%;同年,美国控制的香港新华财经收购上海远东资信62%的股权;2008年5月,惠誉宣布完成联合资信49%的股权收购;2008年8月,标准普尔与上海新世纪签署技术服务协议,双方在培训、研究及分享信用评级技术等方面开展合作。  积极参与国际主权信用评级市场的规范  主权信用评级关系到国家金融安全和经济可持续发展,面对国际评级机构占据国际评级市场绝大部分份额和绝对话语权的局面,建立中国自己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扶持具有民族品牌的评级机构,才是打破信用评级国际垄断的惟一出路。  首先,统一信用评级管理部门,加强信用评级管理立法。我国现行对信用评级机构的管理为业务归口管理,评级机构涉及证券市场的信用评级业务由证监会监管,从事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信贷市场业务由中国人民银行监管,从事招、投标信用评级和企业债券发行的信用评级业务等由国家发改委监管。信用评级行业管理的法律文件又散见于部门规章,如中国人民银行2006年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信用评级管理指导意见》、2007年证监会发布的《证券市场资信评级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缺乏统一和专门的基础性法律法规。建议建立信用评级机构由一个部门统一管理,信用评级业务由多个部门分业管理的管理格局。立法相应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国务院制定法律或法规,规定信用评级机构的设立条件、审批程序、业务规则、禁止事项等;并在此框架下由分业管理的部门制定部门规章,规定从事证券市场、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信贷市场等业务的信用评级机构应遵守的具体规定。  大力扶持国内评级机构发展,为中国评级机构提升国际地位创造条件。我国评级行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评级机构的公信力不高,评级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建议国家重视民族评级机构在中国信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通过一系列扶持政策促进本土评级机构做大、做强,在评级市场发展中发挥引导、带动和规范作用;另一方面,也要采取措施规范评级机构的竞争行为,促进评级机构完善评级技术、提高评级质量,引导其由注重市场份额竞争的短期行为转向注重市场声誉的良性循环。  国内评级机构应抓住历史发展机遇,切实提高发展水平。三大评级机构虽然在屡次金融危机中未能有效发挥预测风险的作用,但作为百年老店,其评级体系、管理经验和数据积累等方面还有许多值得国内评级机构学习和借鉴的地方。在现行国际信用评级体系难以充分揭示信用风险的时候,也是进行信用评级体系变革的良机。建议国内评级机构练好内功,研发客观、有效的评级方法和评级技术,建立完善的数据库,并抓住人民币国际化及我国海外投资规模迅速增长带来的历史机遇,不断拓展境外人民币债券评级和主权评级业务,逐步扩大在国际资本市场的影响力。  积极参与国际主权信用评级市场的规范。次贷危机以来,美国、欧盟等主要国家和地区在总结信用评级机构问题的基础上,采取了完善监管机构、实行按业务对评级机构分类管理等一系列监管措施。2010年11月26日,标准普尔发布了主权信用评级方法草案,向市场投资者及各国政府征求意见,这在国际信用评级行业的发展过程中尚属首次,也反映了标准普尔作为国际主要评级机构面对次贷危机以来各方批评的反思和改革。建议有关主管部门通过“中美经济战略对话”、“中欧战略对话”等渠道,加强与美国、欧盟监管机构及国际主要评级机构的对话和沟通,积极参与对国际评级机构的监管,推动国际信用评级市场的公正合理,有效防止国际投行利用评级机构人为压低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规范国际评级机构在中国的业务活动。为了维护国家金融主权,保证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确保国家经济技术信息安全,建议有关主管部门明确国际评级机构及其控股国内评级机构介入信用评级市场的范围,限制其进入涉及国家安全的经济领域,如关乎国计民生的大型国有骨干企业、军工企业等。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